青狐计划吉林快三走势图表

精選小說 ? 2018-11-09 08:41:28 ? By ? 次點擊

凡體仙靈小說免費下載

《凡體仙靈》小說簡介︰天界藏書樓???指罄鐨∠膳 蛔芄?雎簦 浞步纈胍幻尷傻朗拷換渙榛輳  閱械朗康納矸菰諦劭 悸尷陝貳P∠膳 ?模 歡ㄒ 胤堤旖??指螅 棺約閡桓鑾灝住

《凡體仙靈》小說目錄︰

第一章 天界???指

第二章 武靈台壽宴

第三章 妖書樓失竊

第四章 初識召喚術

第五章 芒康山妖境

第六章 靈愫雪升職

第七章 閣主的心傷

第八章 借昆侖仙鏡

第九章 巨赤紅蜥蜴

第十章 ???指籩 

第十一章 狡猾的奸細

第十二章 峨眉山換魂

第十三章 大師兄相救

第十四章 回到玄機觀

第十五章 許葵與崔巨

第十六章 碧落月影杖

第十七章 冰屋藏原身

第十八章 裘道長甦醒

第十九章 要加入夜訓

第二十章 竟技高一籌

下面是小說精彩章節分享,文末有彩蛋

精彩章節分享︰

第十四章 回到玄機觀

“是這朵奇特的花嗎?”景立秋摸著引以為傲的下巴,望著陡壁上燦光熠熠地黃色鳳尾花,欣賞著。

“是的,它就是鳳尾蘭!”皮嘯天站在他的身後,歪探著腦袋回答。

“你確定?”

“確定。”

“好勒!那我就摘下它!”景立秋毫不猶豫地摘下眼前發光的花,對著太陽在空中擺弄了一番︰“哈哈,沒想到如此稀奇罕見的鳳尾蘭現在竟然在我手上了!”

一陣大風刮來,腳下長劍歪一歪,待他們站穩,景立秋手中的鳳尾蘭卻不見了。

“糟糕鳳尾蘭呢!”景立秋慌張道。

“在那兒!”皮嘯天氣惱地朝腳下一指。

“該死的風,竟然將它刮跑了!”景立秋立體調轉劍頭,朝下面小黃影追去。

總算是有驚無險,鳳尾蘭又重新回到了景立秋的手中,皮嘯天滿臉不悅地伸出手來︰“把它給我。”

“給!你不要生氣了!我再也不粗心大意了!”景立秋愧疚道。

皮嘯天接過花,掖入懷兜的最深處,繃著臉冷冷道︰“好了,花已采到,我們趕緊回玄機關救我師父吧!”

“嗯!你站好了,我要加快飛行速度了!”景立天說罷,還是有些不放心,將身後之人的手放在自己腰上。

皮嘯天踫到景立秋腰上溫熱的衣服,咻得一聲將手抽開,本能地紅起臉來。

“哈哈,皮小天你怎麼變的跟女人一樣了,難道你忘了我們以前還一起抱著睡覺呢!”景立秋不理身後男子臉上的羞澀,強行將他的粗短的雙手摁在自己的腰上,下令道︰“你要是再拿開手,我就將你甩下去!”

“……”皮嘯天無語。好吧,為了人身安全,就從了他這一次,于是他將手緊緊地攬著景立秋的腰,放心地跟隨著。

數個時辰後,天黑夜沉,白雪皚皚的昆侖山東段在皎白月光的照耀下,銀光閃閃。那聳立在高峰上的道觀,古樸而簡約,像一名深沉的智者佇立而沉默地望著腳下遼闊的疆域。

道觀的大門口,站著一名白底朱紅紋印的年輕道女,她鵝蛋般精致的臉龐垂髻軟掛,明眸皓齒,皮膚白皙,一眼望去與大家閨秀無異。

她,就是玄機觀的小師妹,林甦雪。

這些日子,林甦雪練完晚功,就會來門外披著高山森寒之氣搓著手,望著一望無垠的銀灰之雪,焦急地等待,並且嘟囔一句︰“怎麼大師兄還不回來?”

這一次,林甦雪終于得到了回音,不遠處的黑空上傳來久違的聲音。

“小師妹!我們回來啦!”景立秋站在飛劍上呼喚著。

林甦雪喜極而泣,往前跑了幾步,迎接道︰“大師兄,你們能平安回來真是太好了!”說罷,她的眸光一冷,生氣地盯著景立秋身後的男子,勃然厲斥︰“你個臭矮子!都是你不好,不僅害的大師兄耽誤功課,還害的師叔們憂心忡忡!”

說著,林甦雪就要揚手揮打皮嘯天。

景立秋立刻握著林甦雪揮高的手,尷尬地勸道︰“小師妹!不要這麼對待皮小天,他私自下山去采藥,也是因為擔心裘師叔有個三長兩短!”

“哼!看在大師兄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計較!”林甦雪將臉一甩,眸光收起冷冽,溫柔地望著景立秋,情不自禁地挽著他的胳膊,一邊將他拉著往大門內走,一邊臉貼著他臂膀上的肌肉撒嬌道︰“大師兄,你沒事就好,你知不知道你走的這幾天,我可擔心死了,每晚都來門口等待深夜才會去睡覺!”

“謝謝小師妹的關心!”景立秋回答著,還不忘回頭看了看態度冷淡、低頭不語的師弟,聳了聳肩用眸中的歉意表示他不想和小師妹走那麼近,只是自己抵擋不住她的熱情。

皮嘯天不在意,跟在後面寸步不離地走著,因為他們怎麼樣與現在的他毫無關系。

天色很晚,但玄機觀里的夜燈,將黑夜照得灰白,能讓人看到觀里建築恢弘大氣的輪廓,絲毫不比???指蟛睢

原來這就是傳說中昆侖山上不染縴塵的道觀!

皮嘯天被古樸優雅的建築所吸引著,情不自禁地抬起頭,四處張望著,完全沒去听前面一雙人聊著什麼話語。

過了許久,前面兩個人忽然停下腳步,皮嘯天的臉不小心撞至景立秋的腰上,林甦雪立刻心疼地推開她,怒氣沖沖道︰“你走路不看前面啊?”

“……”皮嘯天對眼前這位仗著自己可愛好看總喜歡撒嬌的小師妹,沒有半分好感。

“算了,下次注意點!快把鳳尾蘭拿出來給我看看!”林甦雪用命令的口吻道。

皮嘯天本能地將身子一側︰“不行,鳳尾蘭十分珍惜罕見,不能給你拿來隨意玩褻!”

“誰說我是拿來玩的,我就想一睹為快,快拿來給我!”林甦雪拔高了音調,口吻變得十分霸道。

“不行!”皮嘯天依舊拒絕。

“你!”林甦雪氣極,眼眶擒著淚,以前皮嘯天縱使不受她待見,也照樣千依百順,怎麼這次回來卻想變了一個人?不再厚著臉皮向她獻殷勤,冷冷淡淡,陌生而疏離。

“好了好了!師妹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鳳尾花那麼珍貴,豈是你隨意能看的?時候不早了,你快回屋休息,免得明天早上變成僵尸臉就不好看了!”景立秋勸慰道。

林甦雪一听僵尸臉三個字,談虎色變,捂著自己粉嫩地小臉蛋道︰“大師兄說的極對!我這就回屋睡覺,明天上午空閑了你要教我練功啊!再見!”說罷,她揮著縴細如柳的手,朝自己臥室的方向走去。

沒有了林甦雪,皮嘯天冷漠冰霜的臉稍有緩和,畢竟景立秋這位容顏英俊的善良男子,一路上幫助他不少,于是她咧著嘴僵硬的微笑︰“謝謝你幫我打發走了小師妹。”

“嗯?不對啊!”景立秋困惑地望著對方,眉頭越蹙越深︰“以前你對小師妹百般順從,現在怎麼有一種避之不及的感覺?”

皮嘯天泯然一笑,繞過景立秋高大的身軀,一邊闊步向前走,一邊感嘆︰“人總是會變的!”

“人總是會變的?”景立秋站在後面撓著頭,咀嚼著這句話的深意,看見矮個子師弟越走越遠,于是追上去搭著他的肩膀詢問︰“皮小天,你到底什麼意思?難道一趟峨眉山之行讓你遇見了什麼徹悟人生的事情?”

皮嘯天推開他的大手掌,只笑不語,表情中藏著深意,過許久道︰“我要去見師父了,你要跟著嗎?”

景立秋尷尬一笑,揮了揮手︰“不不,我不去,你的師父你伺候吧,我先走了,我還得去給自己師父復個命。”

“再見!”皮嘯天告別的十分干脆,轉身朝裘弘濟道長的臥室走去。

臥室房門是緊閉的,里面黑燈瞎火,什麼也看不見。為了能盡快救治裘道長,皮嘯天輕輕扣了扣門,忽然想起裘道長處于癱瘓的狀態,于是收回手,朝旁側的屋子走去。

旁側的屋子門是敞開的,皮嘯天決定摸進去先找到燭台再說。

“是誰?給我出來!”門外忽然響起一個渾厚有力的聲音,接著一名粗脖子、大耳垂的深黃色道服道長提著昏暗的燈籠奔了進來,腳步渾厚有力,震的房梁不停地抖動。

皮嘯天駭的當即一愣,從腦海的記憶中收刮出來人的來歷,原來是專交人棍術的方天成道長。他立刻按照皮嘯天平日行禮的姿勢,跪地磕頭參拜道︰“小徒見過方師叔!”

“哼!你個臭小子還知道回來?”方天成吹眉瞪眼,不好生氣。

“師叔莫氣,我從峨眉山帶來了鳳尾花!”皮嘯天小心翼翼地取出懷中寶花,雙手奉上。

方天成看到他手中熠熠發光的稀世寶花,目瞪口呆,燈籠都落在地上燃燒起來也顧不上。許久後,他回過神來,一邊微笑,一邊接過鳳尾蘭︰“好寶貝!這下你師父有救了!”

高興歸高興,門規還是不能忘,方天成握著鳳尾蘭,嚴肅地厲斥︰“這次你私自下山本該將你逐出師門,念在你為師父尋找解藥的份上,你束去管事房領二十板子!”

“是!”皮嘯天也不討價還價,虛心接受。他這麼做,一切都是為了皮嘯天,希望他能善待她的身體。

然後,皮嘯天默默地退出屋子,將剩下的事情交給方天成道長。

方天成握著鳳尾蘭,點燃桌上的蠟燭,情不自禁地轉頭,望著門外矮小微胖的背影,困惑道︰“奇怪,這個臭小子平日犯錯連一個板子都不肯挨,現在怎麼二十板子臨頭,眼楮都不眨一下就虛心接受,難道下山一趟,讓他成熟了不少?”

算了,我也不多想了,還是救裘師弟要緊。方天成收起困惑,端著蠟燭走出側屋,來到旁邊門處,掏出藥匙打開門鎖。走至床榻,方天成施法將裘弘濟的緊閉的嘴打開,然後又將鳳尾花懸在他的嘴上,粗胖的雙手在自己胸前擠了擠,鳳尾花的花汁隨即從花心流淌了出來,滴進下面的嘴里。

片刻後,鳳尾花汁被方天成擠盡,花葉枯萎凋落成灰飛,裘弘濟道長蒼白發黑的臉色漸漸變的紅潤起來。

“太好了!裘師弟終于渡過了生死大劫!”方天成提袖抹了抹額頭的汗珠,終于松了一口氣。

與此同時,皮嘯天已經在管理房,咬著自己的袖子,忍受著二十大板對屁股的折磨!

第十五章 許葵與崔巨

翌日清晨,稀薄的陽光穿過樹木,絲絲縷縷地灑在房瓦上。

玄機觀樸素的建築,在地上灑下斑駁的光影。其中央一千米寬的訓練場上,匯聚著各門修術的道士成員一千多名,他們排列整齊有序,在廣場上比劃著強身健體的早Cao。

玄機觀一共有六個修術,分別是劍術、刀術、棍術、**術、流星術、召喚術。前三門修術為近戰主流,後三門修術為遠戰副支,說好听點後三門遠戰配合前三門近戰,說委婉一點就是給那些生Xing懶惰無勇的膽小鬼一個適合他們的遠攻。所以廣場上修行劍術的人最多,其次是刀術、棍術,剩下的三門修術的人員屈指可數。

比如召喚術就只有區區三人,皮嘯天不在,就只剩下兩名一高一矮,身材瘦而肌黃的道士站在列隊最後一排,有氣無力地做著早Cao。

個高牙突的名叫,許葵。

個矮眼眯的名叫,崔巨。

他們和所有來此修煉道法的同門子弟一樣身世悲慘,不是戰亂後的孤兒,就是被爹娘狠心拋棄的棄兒。所以他們都進玄機觀視為自己的家,把一同修行的師兄姐妹視為手足。

許葵跟著前面訓導師的口令左揮揮手臂右伸伸腿,神色擔憂地詢問旁邊的矮個子︰“眯眯眼,小天走了多久?”

崔巨裝模作樣地比劃著,掐指算了算︰“一個月二十八天!”

“啊!都快兩個月了!他怎麼還沒回來?難道……”許葵腦海中閃過皮小天在荒郊野外被群狼啃噬的恐怖畫面,右腳一個趔趄,驚恐地摔在了地上。

頓時,遠方傳來訓導師的責備︰“後面一排,放Cao後給我留下!”

“留下就留下!”許葵一邊從地上爬起,一邊郁悶地小聲嘟囔。

崔巨臉色一沉,不悅道︰“都怪你,害的我也要跟著你一起留下!”

“誰叫你剛才不拉我一把,害我摔倒被尋到師發現了!”許葵甩鍋有理。

“……”崔巨汗然無言。

過了一會兒,許葵又開始惴惴不安起來︰“眯眯眼,我們三個中你修為最高,能不能算出小天現在是否安全無恙?”

“不能,不過過兩年或許能!”

“嘁!居然還要兩年!剛才我問你小天走了多久,你怎麼算那麼快?”

“那是因為我的記Xing好,不是因為修為高!笨蛋!”

“哦!”許葵繼續失落。

半個時辰後,早Cao終于練完。其他修術的道士紛紛離開廣場,回到各自的師父身邊,唯獨許葵和崔巨像兩茬麥子般,無精打采地站在原地。

高大威猛的訓導師等廣場上的人走了差不多了,飛身如燕輕靈地飄向兩茬麥子,嚴厲地瞪道︰“每次早Cao你們都做的東倒西歪,懶驢扶不上磨,今天竟然還敢無視口令私自聊天,我看不嚴加教訓一頓,你們兩個遲早要成廢物!”

“我早已經成了廢物。”許葵身軀歪歪扭扭,漫不經心的小聲回答。

“什麼?你再說一遍?”訓導師怒氣沖天。

“沒……沒什麼,我說我絕不會成為廢物!”許葵害怕地望著訓導師。

“這還差不多!你們兩個先給我站好!”說罷,尋導師結實的大長腿蹬蹬兩下提在他們大腿上。

許葵與垂巨立刻抬頭挺胸,站直身板一動不動。

“很好!就要這種卯著勁的氣勢!”訓導師繞著他們轉起圈來,看到哪兒有標準的地方,他立刻幫他們掰正!

然後訓導師繞至他們跟前,滿意地點頭︰“孺子可教,你們先站兩個時辰!”

什麼?兩個時辰!那可是從早直接站到中午了啊!

許葵與崔巨心中叫苦連天,但訓導師嚴厲的神情,他們只好點頭回應︰“是。”

訓導師見他們如此听話,更加滿意,眸光移至許葵的頭頂︰“來,將著碗水頂上!”

什麼?還要頂水碗?喪心病狂!

許葵心中怒罵著,臉上卻掛著虛偽的笑容。

訓導師法力高強,兩只手輕易就幻化出四碗水,一雙放在許葵肩上,一雙放在崔巨肩上。

“告訴你們,別頂掉了,這四碗水我施了法術,哪個碗摔碎我都會知道。到時候不僅是加罰的問題,恐怕你們連飯都沒得吃!”說罷,訓導師揚唇而去。

“可惡!訓導師分明就是仗著我們師父不省人事,故意刁難我們。”許葵望著訓導師的背影,小聲怒罵著。

“唉!誰叫我們師父命不好,弄得徒弟的命都跟著不好!我們還是乖乖認罰吧,不然沒飯吃,又得瘦一圈!”崔巨對自己瘦矮的身板,感到憐惜。

“哼!待師父醒了,看我不像師父告狀!”許葵Xing子直爽,心中若有怨氣不說,恐怕遲早憋死,所以他藏掖不住一句心里話。

崔巨早已習慣對方的叨叨,任由他嘰嘰喳喳。

許葵埋怨了半天,口舌終于干燥,準備在渴死之前閉起嘴,忽然遠處走過一個矮而微胖的身影,他又開始聒噪起來,大叫︰“眯眯眼,你快看,那是不是小天?”

“小天?”崔巨眸光四處晃蕩,最後落在遠處的一個矮而微胖的身影上,木訥地點頭︰“好像是的。”

許葵高興地咧嘴,興奮地臉紅,大呼︰“小天!皮小天!”

皮嘯天卻不理,繼續朝前走,離他們越來越遠。

“你快一起喊啊!”許葵著急地用手輕輕地拉了拉崔巨的衣袖。

于是二人齊聲大呼︰“皮小天!”

遠處的皮嘯天終于停下腳步,轉身朝廣場這雙罰站頂水碗的瘦子們走來,但是他行走的姿勢有些怪異,因為昨夜二十大板不是假挨的。

廣場上冷冽的風輕輕吹著,皮嘯天寬大的衣袍隨風獵獵擺動,他走得越近,許葵越合不攏嘴,展開雙臂準備去熱情地擁抱自己的兄弟,卻因肩上的兩碗水,放棄了念頭,高興道︰“小天你真的是你啊!”

皮嘯天一愣,望著眼前一高一矮的兩名瘦子半響不語。因為他體內的靈愫雪正快速翻尋著記憶,得知他們和皮嘯天同屬一個師父,都修行召喚術,號稱玄機觀三大懶蛋,眼前這兩位分別叫許葵和崔巨。

“見過二位朋友,不知道你們呼喚我有什麼吩咐?”皮嘯天不苟言笑,規規矩矩地問候著。

如此知書達理地氣質,驚得許葵與崔巨目瞪口呆!

“小天!你怎麼這種口氣跟我們說話?難道你下山一趟把腦子給弄壞了?”許葵眼眶開始發紅.

旁邊的崔巨還算理智,緩緩閉上張大的嘴,輕輕拉了拉許葵的衣袖,小聲提醒道︰“小天才剛剛回來,而且看他走路的姿勢屁股像是挨了板子,也許他心情不好,所以你就不要亂說話了!”

“可是……”許葵對皮嘯天投來的冷漠目光,真的感到萬分難受,于是垂下頭不再說話。

崔巨笑了笑︰“小天,你能回來見就好,我們正在這兒罰站,所以你有什麼事,就去忙吧。”

“好的,二位保重!”皮嘯天淡淡而去。

許葵和崔巨看了心底一涼,神情皆黯淡,彼此沉默著不再說一句話。

靈愫雪知道皮嘯天與他們二人的感情親如兄弟,但是她就是無法對他們展開舒緩的笑容,因為她終究不是他們心中的小天,甚至覺得有這麼懶惰的兩位兄弟而感到尷尬,所以她快步離開來自玄機觀里最嚴肅的一間屋子前。

議事堂。

堂中十分有規格地盤膝坐著四名長老與三名年輕的道士,正中央前方坐著得當然是玄機觀最德高望重的掌門人青陽道長,他鶴發白眉面紅無褶,深沉閃耀的雙眸就像夜幕里最亮的啟明星,正筆直不倚地目視著前方,耳朵卻听著右手旁一名灰發長老延綿不斷的說著什麼。

灰發長老右手旁坐著方天成與另外一名稍微年輕一些的長老,靈愫雪一時間搜尋不出他們的名字,但他們的目光都集中在掌門人身上。

再往掌門人的左手邊望去,坐著三名樣貌年輕的學徒級道士,身後分別背負著可刀、劍、可伸縮的棍。那背劍的人自然是本門大師兄景立秋,其他二位想必也是學徒中數一數二的佼佼者。

皮嘯天掃視完一圈,快速弄清了他們的身份後,上前踏入門檻,對著當中的肅面白發老人跪身一拜︰“拜見掌門師叔!”

“快起來吧!”掌門慈祥一笑,眼角的魚尾紋刻畫出遲暮的滄桑。

“拜見三位師叔!”靈愫雪又對三位長老一拜。

“快起來。”三位長老也十分和藹可親。

“拜見三位師兄!”靈愫雪調頭朝三位年輕道士一拜。

“師弟快快起來!”景立秋接應的熱乎,起身走來將自己師弟攙扶起,並拍著他的肩膀賜予安慰︰“皮小天不用怕,今日是你的好運日。”

什麼好運日?皮嘯天不解,但嘴角微微上翹,不忘感激︰“謝大師兄關照!”

“哈哈!沒想到裘師弟教導出來的弟子如此懂事識得大體,當初是誰跟我說裘師弟教徒無方,訓練出來都是一群懶蟲?”掌門青陽道長捋著雪白的長須如Chun風拂面般笑著。

“呵呵!是我!”粗脖子大耳方天成道長不好意思地回應著,將視線移至中間繼續道︰“沒想到下山一趟,本門最懶最不學無術的皮嘯天,竟然規矩懂事了許多!也不枉裘師弟受毒一場!”

皮嘯天听後,臉上露出一陣尷尬的苦笑。

====================================

>>>點擊此處在線閱讀《凡體仙靈》免費送彩金網站大全

====================================

文章推薦︰

獨寵嬌妻總裁老公放肆愛木風晚司封權小說全集免費閱讀

夫君有疾娘子可醫江晚晴孟青羨免費送彩金網站大全小說全章節閱讀

畫妻傾城陳奶明萱姬免費送彩金網站大全小說最新章節閱讀

我的鄉村發跡史趙仁賢柳玉梅最新章節小說免費閱讀

老婆你被通緝了夏晴天楚安年小說免費送彩金網站大全完結版免費閱讀

淺愛深纏季先生纏上隱季天青崔洋洋全章節目錄小說閱讀

自此南風無歸期南初陸驍免費送彩金網站大全全章節免費小說閱讀

陰風陣陣冥婚夫君求放過應繁默默最新章節小說目錄閱讀

搜索